当前位置: betway体育官网 > 农业专栏 > 正文

江苏13人团伙获利近千万,全链条打击

时间:2019-09-21 17:02来源:农业专栏
3月11日下午,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一审进行公开宣判涉案金额近千万元的长江流域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 wordpress 模板 素有“软黄金”之称的

3月11日下午,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一审进行公开宣判涉案金额近千万元的长江流域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

wordpress 模板

素有“软黄金”之称的鳗鱼苗量少,价格飞涨,这引起了不法之徒的觊觎之心。靖江警方摧毁了一个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的团伙。1月21日,泰州医药高新区法院在靖江开庭审理了此案。

该案系国家有关部门调整长江流域禁渔期制度以来,发生在长江流域的全国首例从捕捞、收购到贩卖实施“全链条”打击的一宗非法捕捞水产品案。

图片 1

用“绝户网”捕捞鳗鱼苗

采用隐蔽方式逃避打击。

日前,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靖江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依据认罪态度、社会危害性等,对53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

21日上午11点,泰州医药高新区法院在靖江开庭审理了此案。据介绍,泰州沿江地区环境资源类案件2016年以来由医药高新区法院集中管辖。

江苏靖江位于长江下游,拥有50余公里长的江岸线。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水环境改变等因素影响,鳗鱼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同时鳗鱼人工繁殖培育技术存在瓶颈,导致市场供不应求,价格一路走高。素有“软黄金”之称的鳗鱼苗更成了非法交易的“紧俏商品”。

这是长江流域禁渔制度调整后发生的全国首例从捕捞、收购到贩卖“全链条”犯罪的特大非法捕捞鳗鱼苗案。

该案的53个被告人挨挨挤挤坐了前三排,26页起诉书,检察官整整读了38分钟。53名被告人中,有非法捕捞的,有上船收购的,有集中转卖的。

尽管国家相关部门严令捕捞鳗鱼苗等鱼种幼苗,特别要求在禁渔期内,严禁捕捞所有鱼类等水产品。但面对利诱,一些渔民和从事渔业经营的人员仍然铤而走险,实施非法捕捞行为。

图片 2

检察机关指控,2018年1月至6月,丁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用定制的网目尺寸1.7毫米的张网、地笼网等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以及螃蟹。

同时为规避执法部门的打击,非法捕贩长江鳗鱼苗的不法分子,一改以往渔船停靠码头现场交易的作法,转而采用专人上门收购的隐蔽交易方式。

2018年1月至6月,丁某、张某、翟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使用网目尺寸仅1.7毫米的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长江属于国家内河,内河流域使用的网目尺寸不允许小于3毫米。本案中渔民使用的捕捞鳗鱼苗的专用网,网目尺寸仅有1.7毫米。渔民为了捕捞鳗鱼苗,专门定制的这种网眼只有1.7毫米的渔网,俗称“绝户网”。

为有效打击非法捕捞鳗鱼苗等行为,保护长江水域水产资源和生态环境,2018年上半年,江苏省靖江市警方组织100余名民警兵,兵分多路,实施统一抓捕行动,捣毁了该起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的团伙。

2018年3月至4月,王某、秦某等19人,明知鳗鱼苗系他人非法捕捞所得,仍通过一些隐蔽方式交易鳗鱼苗。他们按区域划分,分别或者结伙至靖江、南通市如皋和通州区等地,以每条22元至37元不等的价格,非法收购鳗鱼苗共计61919条,并以每条25.3元至39.9元不等的价格加价出售,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共计1810490元。

据了解,进入“绝户网”的水生物,通常都会被一网打尽,不仅破坏水产资源,还会严重破坏长江水域的生态环境。

涉案53人被判处刑罚或罚金。1月21日,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了此案。3月11日下午,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图片 3

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丁某、张某、董某等人所捕获的鳗鱼苗属于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系禁止捕捞的品种。

法院经审查查明,2018年1~6月,丁某、张某、董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使用网目尺寸小于3毫米的张网、地笼网等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鳐幼苗以及螃蟹。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所捕获的鳗鱼苗属于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系禁止捕捞品种。公诉机关认为,该34名被告人应以非法捕捞罪追究刑事责任。

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本案中所捕获的鳗鱼苗属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素有“软黄金”之称。

据了解,每年的3月1日至6月30日是长江流域禁渔期,即使在捕捞期内,国家为了保护水生资源和生态环境,也严禁捕捞鳗鱼苗。

2018年1~4月,郑某、刘某、高某、秦某等19人明知道鳗鱼苗是他人非法捕捞所得,仍通过一些隐蔽的方式,统一价格收购、统一对外出售鳗鱼苗,隐瞒犯罪所得近200万元。

最终,高新区法院判定,被告人王某、秦某等19人非法收购、加价出售鳗鱼苗,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分别判处三个月至两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并处罚金1000元至2万元不等。被告人丁某等34人在禁渔期或禁渔区域内使用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均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一个月至两个月不等拘役,以及1000元至5000元不等罚金。

鳗鱼是一种洄游鱼类,由于生活习性特殊,世界上至今都没有一个国家能突破鳗鱼苗人工繁殖培育技术,因此鳗鱼苗素有“软黄金”之称。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及水源污染等多种因素影响,鳗鱼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对鳗鱼的保护刻不容缓。

公诉机关认为,19名被告人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刑事责任。庭审中,有部分被告人辩称,自己并非在禁渔期捕捞的鳗鱼苗,不应计算在捕捞总数量中。亦有被告人辩称,自己不知道有禁渔期,不懂法律的相关规定。

3月5日,在长江泰州高港段,泰州大桥下的海事码头,保护“长江母亲河”志愿者将活蹦乱跳的鱼苗送入长江。此次活动中,共有近3万元的鱼苗被放流长江,种类有鳊鱼、白丝、黄尾、草鱼、白鲢、花鲢等,总计2万多尾。

在往年打击非法捕捞整治行动中,不法分子非法捕捞鳗鱼苗时,常在江面上与执法人员“躲猫猫”。

对此,公诉机关答辩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都会构成犯罪,都要被追究责任。

图片 4

如今,一些不法分子改变过去渔船在停靠码头后现场交易的习惯,采取由专人上门收购这种更为隐蔽的交易方式。警方从收购人员入手,再向非法捕捞人员和上家贩子延伸。很快,长期贩鱼的王某等13人落网。

根据各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以及相关情况,法庭当庭作出对53名被告人处以罚金以及判处刑罚的处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审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等19人有期徒刑、拘役,单处或并处罚金;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丁某等34人拘役或单处罚金。除一被告人因取保候审期间再犯罪被判实刑外,其余被告人因认罪悔罪态度较好适用缓刑。

长江泰州高港段的河豚养殖户陈伟曾把人工繁殖的7万尾河豚鱼苗投放长江。同时,他还投入资金,对中华鲟、大鲵、胭脂鱼等长江珍稀物种,开展抢救、留存、繁育、养殖、放流工作。

2018年1月至4月,靖江人王某作为负责人,纠集董某等12人,结伙从事鳗鱼苗收购。为防止他们相互之间的私下交易,每人需要缴纳2万元保证金,并签订承诺书及内部协议书。

图片 5

这个犯罪团伙不仅控制价格,最主要的是逃避执法部门的打击。他们从渔民手中大量收购鳗鱼苗后,集中交由王某保管,统一定价,统一销售,这些鳗鱼苗有些销售给了养鳗场业主,还有一些经过层层转手,可能卖给了国外的走私集团。据了解,该团伙出售鳗鱼苗交易总额近千万元,十分惊人。

近三年来,长江泰州段放流鱼苗3000多万尾,圆田螺、河蚬、河蚌等底栖动物300多吨,蟹苗30万尾,价值近千万元,极大地丰富了长江渔业资源。

2018年4月2日晚,靖江警方组织100余名民警兵分多路实施统一抓捕行动,这个链中链犯罪团伙遂告破。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53人,缴获鳗鱼苗2000余条,捕捞渔具“绝户网”近百具。

鳗鱼苗,只有一根绣花针大小,它不是以重量来卖的,而是以每条多少钱来卖的。

据了解,这些被告人按区域划分,分别或者结伙,至靖江市安宁港、蟛蜞港,如皋市开沙岛,南通市通州区小李港闸等地,以每条22元至37元不等的价格,非法收购鳗鱼苗共计118515条,并以每条25.3元至39.9元不等的价格加价出售给秦某等人。13名被告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共计380万余元。

秦某经营如东县东海三龙鳗鱼苗养殖场。2018年1月至3月,他明知王某等人出售给他的鳗鱼苗系渔民自长江水域非法捕获,仍先后5次向王某等人收购鳗鱼苗共计40263条,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共计123万余元。经靖江市价格认定中心认定,2018年1月1日至3月中旬,长江鳗鱼苗市场价为35元/条;3月下旬,长江鳗鱼苗市场价为30元/条;所捕获的中华绒螯蟹价值82元。

“他们这种行为会对鳗鱼形成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不加以严惩,也许若干年后,鳗鱼这种生物将会彻底灭绝。”检察官成月红说,被告人为了追求利益,采取“绝户网”非法捕捞鳗鱼苗,这不仅严重破坏了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还严重影响了长江水域生态环境。

靖江市公安局水警大队民警侯晓军说,这些附近的渔民,他们的船也属于三无船舶,上面的设备比较简易,在航道上进行捕捞,也严重影响了长江航道的安全,如果发生意外或者事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鉴于案情重大,法院将择日宣判。

编辑:农业专栏 本文来源:江苏13人团伙获利近千万,全链条打击

关键词: